球虫病在家禽业具有重大经济学意义,因为它是影响肠道健康的重要复杂因素之一。良好的球虫病防控方案可以保护肠道健康,降低细菌性肠炎的风险,从而提高生产成绩和经济回报。了解不同球虫药的作用机理是制定用药方案和作出正确选择的前提条件。
    球虫致病机制

    球虫需要侵入肠道上皮细胞才能完成繁殖复制过程。下一代球虫通过破坏宿主细胞释放出来,以至于存在于鸡体内的球虫都能引起机体的不同程度的损害。

    如果感染鸡的球虫数量极少时,造成的损伤不大,不会出现明显的临床症状,但对肠道细胞的破坏会导致能量和蛋白质的损失、料肉比的增高,以及养殖户的经济损失。
如果大量球虫感染时,会导致宿主肠道细胞严重损伤,出现腹泻,有些品种的球虫甚至可引起鸡只的死亡。

    因此,必须清楚,虽然不是所有类型的球虫都会引起死亡或严重疾病,但是所有类型的球虫都会带来生产性能的损失。

    球虫在肠道细胞内复制后,在释放到肠腔,进入鸡粪便内排出体外之前,形成一种特殊的生存形式,叫“卵囊”,卵囊对外界的抵抗力极强,也很难被任何消毒剂杀灭。这就是为什么几乎全世界牧场都逃脱不了球虫病的困扰。

    球虫病的通常发生情况,我们只可以看到冰山的一角,就是出现临床型球虫病时,导致的损伤和死亡,但隐藏在水面以下的冰山主体部分,可以撕裂船体,造成巨大的危害(亚临床型球虫病,常常被忽视,往往带来更大的经济损失)。
    亚临床球虫病引起肠道功能缺损,从而导致鸡生产性能损失,肠道功能缺损是由于肠道血浆蛋白泄露和消化不全的饲料使得魏氏梭菌过度繁殖造成的肠道紊乱(图2),梭菌的过度增殖还能导致水便的出现。
    这就是为什么全球家禽业生产管理总是离不开球虫药预防方案,来尽可能限制目前球虫损害带来的风险。

    最近来自英国800多个鸡场的一项调查研究表明,球虫病是造成水便最重要的因素之一。鸡场必须采取良好的球虫管理措施,措施的关键是应用合适的轮换方案,才能最大限度的去除球虫病这一危害因素。

    抗球虫工具

    目前有很多种防治肉鸡球虫病的策略。首先是改善饲养管理条件,如加强卫生,定期清理污染垫料和保持舍内垫料良好的状态,都对控制球虫具有战略意义。其次,在饲料中添加球虫药来预防球虫病的方法也十分普遍。

    球虫药

    在欧洲市场上,只有有限的几种球虫药在使用:拉沙里菌素(Avatec 球安);盐霉素(Salinaomycin,Sacox),莫能菌素(Elancoban,Coxidin),甲基盐霉素(Monteban),地克珠利(Clinacox),氯苯胍(Cycostat),马杜霉素(Cygro),赛杜拉霉素(Aviax)和葵氧喹酯(Decox),猛安(Maxiban)是低浓度的尼卡巴嗪与甲基盐霉素的合剂。

    所有以上产品都适合于防治球虫病,而且实践证明它们也是很有效的,但是它们还是有各自不同的特性。

    首先必须区分“化学合成”的抗球虫药(地克珠利和猛安中的氯苯胍和尼卡巴嗪)和“离子载体”类抗球虫药。这两类主要的不同是,离子载体类具有额外的抗菌效果,而化学类药物通常抗球虫效果更强。

    与离子载体类药相比,高效能的化学类抗球虫药具有一个非常致命的缺点,就是球虫更容易对其产生抗药性。这就是为什么化学类药只用于短期的所谓的“净化”方案中,在全程方案中最多使用3个月,在穿梭方案中,最多使用4.5个月。这种使用方法,高效的化学类药物可以减轻球虫感染压力,而且有助于减少亚临床型球虫病损失。

    离子型球虫药作用机制不同,它可以让一小部分球虫逃脱药物的杀灭,这叫做“球虫漏洞”。这种特性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缺点,但事实上正是由于这一特性可以减缓抗药性的产生,而成为离子型药物的一大优势。离子型药物分为三种类型:单价离子载体类(盐霉素、莫能菌素、甲基盐霉素);单价离子糖苷类(马杜拉霉素、赛杜拉霉素)和双价离子载体类(拉沙洛西钠)。所有的离子载体类药物通过破坏球虫的渗透压平衡来杀灭球虫,但不同类型的作用方式不同。不同的离子型药物对离子的选择性不同(单价离子载体类高度选择钠离子和钾离子,双价离子载体类高度选择钡离子),因此不同类型离子载体类药物交叉耐药性极小。

    另外,同类离子型药物的交叉耐药性已经有科学研究试验证实存在,在现场也经常有报导。

    可以明确的是,只要不同类的离子载体药可以持续轮流选择使用(图3)。
    按照这种方法,轮流使用不同离子型药物或化学药“净化”,可以有效防止鸡场耐药球虫的产生。

    所以为了避免耐药性的产生,使用化学合成药物和离子型药物的基本逻辑规则是:在产生耐药性之前,不同类型的抗球虫药之间轮换使用。这样可以确保所有产品的长期有效性。

    疫苗

    控制球虫病的另一方法是疫苗免疫。目前有三种类型的疫苗,虽然不是在所有国家都注册过所有类型。
 
    灭活注射疫苗(可以经母源抗体传递到后代的免疫)是最具争议的类型,因为通常认为球虫免疫属于细胞介导免疫,而不是体液免疫。
 
    活非致弱疫苗,目前还未在欧洲上市,但在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已经有几种致弱疫苗上市了。这些疫苗的主要问题是,在自然条件下,会引起菌群失调症和/或(亚临床型)坏死性肠炎,即使使用抗生素促生长剂的情况下也会发生。
 
    第三类疫苗是活致弱的疫苗。这类疫苗的价格远远高于非致弱疫苗,主要由于致弱疫苗虫株的生产工艺增加了成本。

    和前一种类型疫苗一样,此种疫苗也能降低生产性能和增加菌群失调症的发生(疫苗的确可以诱导(亚临床型)球虫感染)。

    然而,以上两种活疫苗的优点是,当疫苗使用种虫株是抗球虫药敏感的虫株时,它们可以有助于恢复传统抗球虫药的效能。

    虽然通过休息某类球虫药以恢复其药效的方法很常用,但是疫苗免疫也可以作为轮换方案的一部分,来达到此目的。

    预防性治疗

    还有其他方法来控制球虫病,但不如添加药物到饲料的方法那么普遍。在预期发生临床问题之前,预防性使用托曲珠利(百球清Baycox)。

    实际上,很少应用此类方法,因为已有托曲珠利的耐药性报导,养殖者更希望保留这种用于治疗目的的药物(高效但易产生耐药性)。

    另外一个问题是,许多国家规定球虫药较长的停药期(达到28天),这阻止了用户在发病阶段在肉鸡上应用本方法。

    总结

    家禽饲养管理过程中,如忽视球虫药轮换方案,鸡场将面临更多的球虫感染压力,亚临床型球虫病造成的损失会更多,出现临床型球虫病的风险更大。对于球虫病这个复杂问题的简单解决方法就是:轮换用药方案,这不仅在现在,而且在将来,都是提高我们家禽生产性能的关键措施。